"

BOB电子游戏

"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理论主张与现实图景

作者: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发布时间:2022-05-14点击数:

作者简介:

杜敏(1978—),男,安徽长丰人,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云南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骨干教授,主要从事南亚政党政治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1项、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1项、云南省教育厅科研项目1项、云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青年研究基金项目研究2项;在《马克思主义研究》《世界民族》《国外理论动态》《社会主义研究》等权威刊物、CCSCI期刊上发表论文三十余篇,出版个人专著2部。

李泉(1980—),女,安徽六安人,昆明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副教授,主要从事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斯里兰卡从独立以来,在政治生活中产生了许多左翼政党。有些左翼政党是随着斯里兰卡的独立而产生发展起来,如兰卡平等社会党和共产党。20世纪30年代末期,共产国际出现了斯大林主义和托洛斯基主义的分裂,受其影响各国无产阶级运动也出现了政策、理念上的分歧。斯里兰卡左翼政党也不例外,其中斯里兰卡共产党和兰卡平等社会党斯大林主义派别选择与政府合作。在这种背景下,也是出于对这些左翼政党“机会主义”姿态的不满,人民解放阵线(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应运而生。

相对于“老左派”而言,人民解放阵线将自己称为“新左派”。的确,人民解放阵线是斯里兰卡左翼政党中一支极具代表性的政党,同时它也是一个最为激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即使是在当代斯里兰卡政治生活中也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政党。

一、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

(一)成立时期

20世纪60年代初期,以前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阶级斗争和对帝国主义态度问题上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倾向。不同于中国,前苏联更倾向于阶级合作和对帝国主义的妥协。受其影响,斯里兰卡共产党和兰卡平等社会党选择了与自由党政府之间的合作,来推行社会主义革命目标。但在这两个左翼政党内部相应地都产生了分歧和分裂。在斯里兰卡共产党内部,产生了“北京派”和“莫斯科派”的分歧。就读于莫斯科卢姆巴大学(the Lumumba University)学习医学的罗哈那·维耶维拉(Rohana Wijeweera)在共产党(北京派)领导人普里玛拉尔·库玛拉西里(Premalal Kumarasiri)引介下参加了斯里兰卡共产党(北京派)。1964年底,由于内部纷争,普里玛拉尔·库玛拉西里携一部分党员从北京派中分离出去。随后,山姆戛纳坦(Shanmuganathan)出任北京派的总书记。维耶维拉认为共产党(北京派)在山姆戛纳坦的领导下,所表现出的革命热情高昂,但缺乏实际行动。1965年5月14日,维耶维拉和另外几名党员在阿克米玛那(Akmeemana)举行会谈,讨论纠正共产党(北京派)存在的相关问题,他们中有维耶维拉、萨纳特(Wijesena Vitharana alias Sanath)、弥尔顿(H. Milton)、德第戛玛(Wilson Dedigama)、卡鲁那拉特纳(W.T. Karunaratna)、拉加(Delgoda Raja)和阿贝古那瓦德那(Siripala Abeygunawardene)。维耶维拉等人的举动惊动了山姆戛纳坦,之后,被驱逐出北京派。

1966年之后,刚刚诞生不久的人民解放阵线,将活动的主要阵地转向农村。1967年11月,人民解放阵线的骨干分子在阿克米玛那的卡拉特塔瓦(Kalaththawa)再次举行会谈。这次会谈在人民解放阵线发展史上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会谈一方面批判了锡兰当时老左派的机会主义;另一方面探讨了革命队伍的走向问题,即是复制古巴游击队革命运动模式,还是建立一个不同于老左派的政党组织?;嵋橹刑岢隽宋逑钜樘猓旱谝?,资本主义?;?;第二,独立是一种殖民手段;第三,印度扩张主义;第四,斯里兰卡的左翼运动;第五,斯里兰卡革命应当采取的方式??ɡ厮呋崽钢?,人民解放阵线的组织机构按照从下至上的顺序,从村委员会、分区委员会、地区委员会再到中央委员会陆续建立起来。在各地区委建立起来后,1970年人民解放阵线召开了由21人参加的中央委员会会议,这21个成员分别来自21个地区的区委书记。至此,人民解放阵线组织结构真正形成体系。

1968年至1969年间,人民解放阵线开始向城市里的大学进行组织渗透,拓展队伍。后来的德哈马赛克拉团体(Dharmasekera group)便是由韦迪达兰卡拉大学(Vidydalankara University)大学生构成,他们以团体身份加入了人民解放阵线。此外,还有萨拉特·维杰辛哈团体(Sarath Wijesinghe group)来自于佩拉德尼亚大学(Peradeniya University)。

1970年在戴维奴瓦拉(Devinuwara)讨论中,人民解放阵线为区分于已经存在的“共产党”名称,取名为现在的名称。

(二)武装斗争时期

上世纪70年代初期、80年代末期,人民解放阵线两次拿起武器,进行革命武装暴动。由于种种原因,两次暴动都归于失败。但这两次武装暴动深深地影响了斯里兰卡政治,尤其是第二次武装斗争不仅撼动了统一国民党贾亚瓦德纳(JR Jayawardene)政权,也让人民解放阵线成了斯里兰卡政坛上的政治明星,提升了它在国际上的知名度。

成立不久的人民解放阵线,在政治上没有也不可能得到其他政党的认同。从人民解放阵线的立场上来看,统一国民党的右倾主义,意味着它是帝国主义在斯里兰卡的代表和傀儡而已,因而它是革命的对象;而其他左翼政党则是革命的叛徒,它们屈服于资产阶级政府,是政治对手。同时,人民解放阵线认为,统一国民党政府正在加紧对无产阶级运动的打压和对帝国主义的投靠,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人民解放阵线认为统一国民党政府一方面借助于美国的军事存在,来帮助自己赢得1970年大??;另一方面,统一国民党政府利用自己掌握的国家机器镇压人民解放阵线,并在1970年5月前后逮捕了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维耶维拉等领导人和党内其他成员。

1970年大选中自由党与兰卡平等社会党以及共产党组建的联合阵线取得胜利,班达拉奈克夫人(Sirimavo Bandaranaike)当选为总理。但是,人民解放阵线并没有因政权的更迭而改变对资产阶级政府性质的判断,也没有放弃革命暴动的想法。加之,左翼的联合阵线推行的社会主义政策执行乏力,经济运行困难,社会矛盾冲突频频发生,且愈演愈烈。

在人民解放阵线的努力下,1970年7月9日维耶维拉获释,半年之后再次被捕入狱。此后,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成员有数百人被逮捕。1971年4月2日,拉库(Loku Athula)召集了人民解放阵线的骨干分子,在维得约达亚(Vidyodaya)大学举行了讨论会。这次会议是在维耶维拉缺席的情况之下进行的。除拉库本人外,还有8名成员,即皮亚提来克(Piyatilleke)、莱恩内尔(Lionel Bopage)、乌亚哥达(J. Uyangoda)、阿努拉(Anura Ranjith)、孙娜达(Sunanda Deshapriya)、苏希尔(Susil Wickrema)、萨纳特(Sanath)和卡鲁那拉特纳(Karunaratna),共九名领导人参加这次特别会议?;嵋樽钪站龆ㄈ嗣窠夥耪笙呓?月5日11时举行暴动。行动过程中,由于通讯不畅,暴动提前到拂晓开始。

此次武装斗争持续了四个多月,一直到8月才被平息。暴动造成了近100个警察局被袭击,近1万名人民解放阵线成员和支持者被杀。政府还监禁了超过2万人民解放阵线成员及支持者。1976年《紧急状态法》被取缔,因而被捕的人民解放阵线成员得以恢复自由。

1977年统一国民党执政,恢复合法地位的人民解放阵线在组织建构上得以重新建设起来,并在1978年召开全国大会。之后,人民解阵线尝试在工会组织建设和工人罢工运动上发挥影响力。

1983年7月23日,13名政府士兵因泰米尔极端组织埋设的路边炸弹袭击丧生,导致了僧伽罗族群对泰米尔族群的群体暴力事件。3天后,政府再次禁止了人民解放阵线。受其影响,人民解放阵线内部出现了再次武装起义的想法。而最终导致武装暴动的是1987年7月29日统一国民党领导人贾亚瓦德纳(JR Jayawardene)与印度签署《为在斯里兰卡建立和平与正常秩序的印度——斯里兰卡协议》,即《印斯和平协议》。人民解放阵线号召全国人民展开“保卫祖国运动”,并决定成立“爱国人民运动”(Deshapremi Janatha Vyaparaya)组织,拿起武器,武装反对统一国民党政府和印度维和部队。人民解放阵线成立的“爱国人民运动”组织起初得到了全国民众的广泛支持。1987年至1988年“爱国人民阵线”多次突进政府军营。其中对卡图纳亚卡的突袭就有两次。此次暴动截止于1990年初,据推测人民解放阵线成员遇难者与被拘押人数有7千人左右。

1989年6月21日,政府宣布全岛进入紧急状态,被授权的统一国民党政客私人武装大力搜捕人民解放阵线成员。1989年11月12日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维耶维拉和当时的总书记乌帕蒂萨(Upatissa Gamanayaka)被捕。13日,维耶维拉和乌帕蒂萨在被拘禁时被杀。人民解放阵线的第二次武装斗争宣告失败。

(三)议会道路时期

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发展中,有两次走议会道路的尝试。第一次是1977年即第一次武装暴动失败后,重新回到政治生活中的时候。人民解放阵线一方面重建党组织,从指导思想上抛弃了“毛主义”;另一方面开始探索新的革命道路、方式。虽然,人民解放阵线在1982年才被选举委员会确定为注册政党,但是从1977年开始,人民解放阵线便开始尝试通过现有斯里兰卡资本主义政治体系进入选举制度中来,并参加了当年的大选。人民解放阵线提名的四名候选人维吉塔·拉那维拉(Vijitha Ranaweera)、钱德里帕拉(Chandrapala)、拉那图加(Ranatunga)、罗伯特·贾亚赛克拉(Robert Jayasekera),分别获得1234、797、687、724张选票。虽然,人民解放阵线没有赢得议会席位,但是通过1977年选举,人民解放阵线开辟了革命斗争的新道路,也使得自己在民众中的认同度不断获得提升。1982年的总统选举再次证明了人民解放阵线的影响力。1982年大举中,人民解放阵线以注册政党参加选举,提名维耶维拉为候选人。此次选举中,人民解放阵线共获得28580张选票,成为斯里兰卡的第三大政党和最有影响力的左翼政党。但是,人民解放阵线的议会道路因1983年的被禁而宣告中止。

人民解放阵线对议会道路的第二次尝试,是在1987年至1989年暴动失败后。由于大部分领导被杀,人民解放阵线的元气大伤。1990年2月份,苏玛瓦萨(Somawansa Amarasinghe)流亡海外。在他的努力下,人民解放阵线得以重建。1993年五一节,总统普雷马德萨在炸弹爆炸中身亡。斯里兰卡的政治局势开始发生转向,自由党在1994年大选中蠢蠢欲动。人民解放阵线也意识到1994年大选将是其再次进入公共政治领域中的绝好机会。作为总书记的苏玛瓦萨在国外给选举委员会写的信中提出人民解放阵线要求以“民族救亡阵线”的名义参加大选。1994年大选,“民族救亡阵线”获得了225个议会席位中的1个宝贵的席位,尼哈尔(Nihal Galappththi)被任命为南方省汉班托塔区议会成员。

1994年之后,在议会道路上前行的人民解放阵线试图团结各个其他左翼政党,在反对统一国民党的政治较量中寻找自身的位置和盟友。本世纪初期,人民解放阵线力量不断壮大,政治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强。2001年11月5日举行的大选,以统一国民党为首的统一民族阵线打败了自由党领导的人民联盟,人民解放阵线继续执行对统一国民党的反对政策,同时寻求与自由党的合作商谈。2004年1月,经过10个月的商谈,人民解放阵线加入了自由党领导的统一人民自由联盟(UPFA),并赢得了225个议会席位中的41个,人民解放阵线4名政治局委员担任了联盟政府的内阁部长。当年的省议会选举中人民解放阵线也获得了80个省议会席位。

人民解放阵线基于“防止斯里兰卡再次殖民化”和“防止斯里兰卡沿着种族路线走向分裂”两项原则帮助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赢得总统宝座。但是人民解放阵线后来因为电力局私有化、与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TTE)达成海啸后的“灾后运行管理机构”(P-TOMS)等问题上的分歧而退出联盟。

本世纪以来,人民解放阵线不断调整自己的政治参与方式,也在不断尝试协调自己在政治生活与自由党、其他左翼政党之间的关系。人民解放阵线在议会道路上,不断增加议会席位,通过民主方式来夺取国家政治权力。对于一个曾经在革命道路方式选择上比较激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来说,人民解放阵线还需要根据斯里兰卡的国情以及国际形势不断丰富自己的经验,调整自己的战略。

二、人民解放阵线的理论主张

(一)革命的理论主张

人民解放阵线是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的一个激进左翼无产阶级政党。人民解放阵线在意识形态主张问题上,曾出现过分歧。毕竟“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给出夺取资产阶级政权的社会革命具体公式”。

虽然人民解放阵线从未否认过意识形态主张上遵循马列主义,但是对包括人民解放阵线在内的各种团体和学者就其指导思想和革命方式问题探讨时,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认为,人民解放阵线是奉行切·格瓦拉主义的政党。的确,切·格瓦拉逝世后,他的名称和革命行动感召了许多国家的革命者,当然也包括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1967年人民解放阵线内部有许多人将切·格瓦拉的游击战争视为革命的范本,并主张进行革命游击战争。不仅如此,切·格瓦拉甚至被看成是斯里兰卡革命斗争的精神符号,似乎可以通过他的形象来吸引和感召每一个斯里兰卡青年参加革命运动。另一种看法认为人民解放阵线是“毛主义”政党,它的斗争方式有别于结合着工人运动的游击战争即切·格瓦拉主义斗争方式。毕竟,人民解放阵线中分裂出去的德哈马赛克拉团体(Dharmasekera group),就是直接以“毛主义青年阵线”的名称活动。1971年暴动失败后,维耶维拉和其他被关押在“杂志监狱”(Magazine Prison)的同志一起就意识形态问题上的分歧展开讨论。在监狱中,“毛主义”立场被抛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立场得到重新确定和巩固。

(二)反对帝国主义(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

人民解放阵线诞生之初就把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本国的机会主义作为革命的对象。反对帝国主义和斯里兰卡的帝国主义代理人的斗争催生了这个新生的政党。尽管经历了50年的风风雨雨,人民解放阵线对帝国主义看法和立场没有变。

人民解放阵线认为帝国主义始终是人民解放阵线的敌人,是斯里兰卡的敌人,它现在依旧奴役着斯里兰卡。现任人民解放阵线总书记的蒂文·席尔瓦(Tilvin Silva)认为,斯里兰卡目前正处于经济?;?,印度、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利用种族、人权等问题来干涉斯里兰卡,从而实现它们在斯里兰卡的利益。帝国主义采取的新殖民主义政策,有时通过直接武装侵略表现出来,伊拉克、阿富汗、科索沃就是最好的例证。在斯里兰卡他们试图利用民族分裂主义分割斯里兰卡,或是利用金融贷款来支配斯里兰卡的经济。帝国主义国家,尤其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操纵着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利用类似的金融机构,把它们经济势力深入到斯里兰卡经济生活中来。

反对这种新殖民主义的帝国主义斗争,依靠的是通向社会主义的民族解放斗争。这种社会主义不同于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它是列宁在反殖民解放斗争基础的社会主义。在当代,社会主义有各种模式,包括前苏联模式、中国模式和古巴模式。人民解放阵线主张的社会主义是拥有着最先进技术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是能够在国家各个领域中进行先进生产的社会主义。实现这种社会主义的斗争方式不再是暴力革命,在斯里兰卡这需要人民解放阵线领导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左派运动,形成广泛的反帝国主义阵线来完成。

(三)对革命群众基础的判断

人民解放阵线成立之初,它的革命依靠力量主要是大学生以及南部农村地带的农民。1987年武装斗争期间,人民解放阵线以爱国主义为旗帜,得到了斯里兰卡民众的广泛支持。此时,人民解放阵线领导的民族救亡阵线,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公务人员甚至军队人员。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人民解放阵线在议会道路发展过程中,其群众基础越来越表现出广泛性。人民解放阵线前领导人苏玛瓦萨2012年接受《红色政权》(Red Power)记者采访时提出,现在帝国主义的自由主义政策失败已经非常明显,现在资本主义的自由主义在过去的三到五年内伤害的不仅仅是工人阶级,还包括广大的其他阶层群众。因此,人民解放阵线要据此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中,工人阶级是毫无疑问的领导阶级。此外,人民解放阵线还要团结其他一切受压迫人民和他们的组织、政党,来建构“反对帝国主义人民广泛阵线”的基础。

(四)对种族问题的态度

斯里兰卡的选举政治中从来都是掺杂着种族问题,政治斗争和政党运动也不例外。人民解放阵线是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为指导的左翼政党,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民族理论也是人民解放阵线民族问题上的指导理论。在这种思想、理论指导下,人民解放阵线主张民族之间应该是平等、非暴力与合作共存的和谐民族关系。

人民解放阵线在民族问题上,一直反对泰米尔人的独立运动。因而,也被视为僧伽罗民族主义政党,而不是社会主义政党。上世纪80年代初期,人民解放阵线内以莱昂内尔为代表的一些高级领导人,把泰米尔独立运动看成是左派运动,甚至主张让人民解放阵线加入这个运动中来。针对此种主张,1983年7月21日至23日,人民解放阵线召开中央委员会特别澄清在这个问题上党的立场问题?;嵋橹?,维耶维拉提出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民族自决权力来分析和看待泰米尔人的独立运动。

人民解放阵线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民族观点,将斯里兰卡的民族问题置于阶级斗争的框架和社会主义发展目标之下,认为马克思主义不属于任何社群主义,也反对少数人对抗多数人的社群主义,列宁所说的民族自决权应该是民族共同体的自决权。所以,人民解放阵线反对资产阶级政府所采取的简单的“分权”方案。因为,这种分权不是代表被压迫人民,它只有利于统治者和资本主义制度中的领导人。

人民解放阵线也反对资产阶级政府的联邦主义。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联邦主义也可能被用来分裂国家。而人民解放阵线坚决反对这种做法。

三、当代议会道路与现实社会运动

人民解放阵线虽然放弃了武装斗争这种激进的革命方式,在当代斯里兰卡政治生活中通过现有的政治框架或新社会运动形式,参与公共政治,影响政治发展、走向来实现自己的革命主张。革命的方式变了,但是革命斗争的热情依旧。

(一)反对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的家族统治

2004年人民解放阵线与自由党一起建立了统一人民自由联盟(UPFA)。2010年1月和4月,拉贾帕克萨获得总统、议会选举成功之后,又取得了一系列由他自己领导的统一人民自由联盟(UPFA)在八个省议会选举中的胜利。2015年1月份的总统大选中,这个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第五任总统,在信心满满地谋求自己的第3任期时,败给了自由党领导人、时任卫生部长的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

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竞选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长期执政形成的独裁和政府腐败问题。2009年拉贾帕克萨将自己的兄长、两个弟弟、儿子等亲属安排在斯里兰卡政府的核心部门,从而形成了家族王朝式的政治统治模式。根据相关报道,仅仅就拉贾帕克萨的3个兄弟来看,他们直接控制的政府部门有94个,涉及费用达到国家预算的70%。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长期执政也让他失去了诸多的盟友,人民解放阵线就是众多反对他的政党中最重要的一个。大选开始之前,人民解放阵线公开提出反对拉贾帕克萨总统。除了考虑到拉贾帕克萨的家族腐败统治以外,还有一些原因促使人民解放阵线站在了拉贾帕克萨的对立面,即人民解放阵线所认为的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已经成为了帝国主义盟友。当人民解放阵线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入侵时,拉贾帕克萨却站在了以美国为代表的帝国主义立场上。他一方面接受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斯里兰卡的经济渗透;另一方面,在2007年3月跟美国国防部签署协议,甚至将斯里兰卡土地大量租借给美国公司?;褂幸桓鲈蚴侨嗣窠夥耪笙哂肜峙量巳谔┟锥侍馍系姆制?。2009年中期,对泰米尔人的战争刚结束不久,人民解放阵线要求释放政治犯、废除紧急状态法。这实质上是对拉贾帕克萨总统在泰米尔人问题上的极端做法的反对。

2015年1月8日,斯里兰卡总统大选尘埃落定,人民解放阵线于1月13日公开表示支持新总统西里塞纳,并向贿赂与腐败调查委员会提请调查前总统拉贾帕克萨案件。

(二)开始新的反对党历程

议会选举开始之前,人民解放阵线将自己的参政理念在公众中进行宣传。2015年7月23日,人民解放阵线开始了自己的议会选举竞选宣传,它在宣传中提出:通过建立议会体制废除行政总统,改革选举制度,主张资讯权利法案、国家审计法案,人民代表的道德准则,GDP的6%用于教育等等主张。2015年8月份举行了新一届的议会选举。人民解放阵线获得了6个议会席位,成为议会中第4大党,也是第二大反对党。

作为激进的左翼政党,也是第二大反对党,人民解放阵线利用自己反对党的身份,开始践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其中最重要的是废除行政总统和改革斯里兰卡的选举制度。2015年9月,人民解放阵线随即以反对党的身份向西里塞纳政府提出包括完全废除行政总统,引入新的选举体系,促使议会中的党派多元化等等在内20项提议改革措施。2016年5月15日,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阿努拉(Anura Dissanayaka)与政治局委员拉尔(Lal Kantha)与“地方政府和省议会部”部长弗雷泽(Faiszer Musthapha)会谈,并对政府关于地方议会选举的5%比例限制提出反对,同时再次提出要求政府引入新选举制度。

人民解放阵线在当代议会道路上,除了在宪法和选举制度问题上,它还通过如救灾、经济?;俪⌒驳鹊确矫嫦蛳秩握┘佑跋煲云谕迪肿约旱恼卫硐?。

(三)在变革中向前推进

本世纪以来,人民解放阵线自身在组织建构上发生了两次大的变化。其一,2012年4月9日从人民解放阵线分离出去了“前线社会主义党”(the Peratugami Samajawadi Pakshaya -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 -FSP)。新的前线社会主义党(Senadeera Gunatilake)在古纳拉特纳姆(Premakumar Gunaratnam)领导下,得到妇女、大学生和青年团体的支持,更强调国际主义精神,反对人民解放阵线从本世纪初期屈服于资产阶级政府,主张复兴社会主义,因而在社会运动中表现得更为激进。

其二是2014年2月2日,人民解放阵线在科伦坡举行全国大会并进行了换届选举,阿努拉(Anura Kumara Dissanayaka)当选为新的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阿努拉生于1968年11月24日,是人民解放阵线年青一代领导人,阿努拉的政治理念要比分裂出去的古纳拉特纳姆的前线社会主义党温和。阿努拉主张通过“振兴选民基础,来控制政府”,这才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并宣称将来人民解放阵线将在五个方面作出努力(1)废除行政总统;(2)利用人力资源;(3)以工业化推动经济发展;(4)创造一个公正的社会;(5)将尊严还给人民。也正是这种温和的政策加之人民解放阵线革命传统的知名度,为它在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赢得了优势,人民解放阵线甚至得到了统一国民党成员的支持。

人民解放阵线在组织建构上的这两次变化,体现了其内部的不同发展倾向,也反映出了人民解放阵线作为激进政党在斯里兰卡的政治环境中的政治抉择。

文章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上一条:李帅: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下的超人类主义研究

下一条:钟金雁:论“思政课程”与“课程思政”的异同及协同育人机制的构建

BOB电子游戏
<var id="lp3fl"></var><var id="lp3fl"><strike id="lp3fl"></strike></var>
<cite id="lp3fl"></cite>
<cite id="lp3fl"></cite>
<cite id="lp3fl"></cite>
<cite id="lp3fl"></cite>
<var id="lp3fl"><video id="lp3fl"></video></var>
<cite id="lp3fl"></cite>
<cite id="lp3fl"></cite>
<var id="lp3fl"></var>
<var id="lp3fl"><video id="lp3fl"></video></var>
<cite id="lp3fl"></cite>
<var id="lp3fl"><strike id="lp3fl"></strike></var>
<cite id="lp3fl"></cite>
"